<label id="i2aee"><object id="i2aee"></object></label>
23周年慶 簽到抽紅包 店慶連簽有驚喜
歡迎光臨中圖網 請 | 注冊
> >>
祥瑞:王莽和他的時代

祥瑞:王莽和他的時代

豆瓣8.7分推薦!上追堯舜,禪讓稱帝,王莽究竟是民選的圣主,還是篡漢的罪人?新銳文史作家張向榮首部歷史非虛構作品,擱置定論,厘清王莽真容,揭示兩漢皇權真相。

作者:張向榮
出版社: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時間:2021-08-01
開本: 32開 頁數: 640
本類榜單:歷史銷量榜
中 圖 價:¥59.9(7.5折) 定價  ¥79.8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
加入購物車 收藏
運費6元,滿69元免運費
?快遞不能達地區使用郵政小包,運費14元起
云南、廣西、海南、新疆、青海、西藏六省,部分地區快遞不可達
本類五星書更多>

祥瑞:王莽和他的時代 版權信息

  • ISBN:9787208172036
  • 條形碼:9787208172036 ; 978-7-208-17203-6
  • 裝幀:簡裝本
  • 版次:1
  • 冊數:暫無
  • 重量:暫無
  • 印刷次數:1
  • 所屬分類:>>

祥瑞:王莽和他的時代 本書特色

適讀人群 :廣大讀者上追堯舜,禪讓稱帝,王莽究竟是民選的圣主,還是篡漢的罪人?
擱置定論,厘清王莽真容,揭示兩漢皇權真相
豐厚細節,再現政途跌宕,叩問儒家使命得失
新銳文史作家張向榮首部歷史非虛構作品
羅新×劉勃×陸大鵬力薦

祥瑞:王莽和他的時代 內容簡介

中國歷史上,西漢與后世定型的“一家一姓”的朝代不一樣。它不僅是一個朝代,更是中國儒家文化首次實現立法的新階段。同時,西漢也是一個迷信天人感應的時代,在不到兩百年的歷史中,充斥著讖緯之學。從漢武帝時期開始,災異變化、祥瑞譴告就與現實政治運動緊密相連。
生于西漢末年的王莽,幼年喪父,并沒有得到作為外戚家族成員的優待。他從一介儒生,以其周全的為人處世之道,一躍成為家族寄予厚望的后起之秀。他借助“祥瑞”之說,重返朝堂;又在眾人的歡呼聲中步步高升,*終合法建立了新朝。那他又是如何在短短的十五年里,就從“天下歸心”的“哲人王”成為了一個“天人共棄”的篡漢者?
面對日益嚴峻的政治合法性危機,儒家理論的實踐者王莽勤勞王事,建辟雍、制禮樂,恢復井田,贏得了同時代其他儒士的認可。那么王莽稱帝的真正動力又是什么?王莽到底是邪惡無道的簒奪者,還是復古派的改革家?是儒教立國的決定者,還是演技精湛的政治表演家?
本書截取漢宣帝到新莽這一歷史片段,從“祥瑞”這個視角切入,剖析王莽的個人、家族和政權相關的人物事件,再現了太后王政君、外戚王氏家族、劉姓皇室家族、儒家經師、官僚士大夫等在西漢末年政治舞臺的角力,進而重新審視旋渦中心的王莽,以窺他和時代的真貌。

祥瑞:王莽和他的時代 目錄

引子:皇帝之死



**章 漢室

一、安得猛士兮守四方

二、漢家自有制度

三、陳圣劉太平皇帝



第二章 元始元年春正月:安漢公

一、倉促之夜

二、安漢公是什么稱號



第三章 王氏

一、王氏之興自鳳始

二、大司馬王莽

三、王莽的沉浮

四、撥亂反正



第四章 居攝元年春正月:攝皇帝

一、呂寬大案

二、事先張揚的婚禮

三、從宰衡到賜九錫

四、居攝:與周公異世同符

五、皇太子:劉嬰的身份



第五章 經師

一、馴服君主

二、今古之爭



第六章 始建國元年春正月:皇帝

一、從周公到堯舜的22天

二、始建國傳億年

三、改制與王制



第七章 天下

一、奇怪的戰爭

二、皇帝的執政藝術

三、再造危局



第八章 始建國地皇四年十月:反虜

一、回首故人千里遠

二、**家庭

三、登仙——!

四、反虜王莽安在?



余韻:孔子為漢制法



本書涉及年號簡表

世系圖

參考書目

后記與致謝


展開全部

祥瑞:王莽和他的時代 節選

**章 漢室 邪徑敗良田,
讒口亂善人。
桂樹華不實,
黃爵巢其顛。
故為人所羨,
今為人所憐。
——漢成帝時歌謠 一、安得猛士兮守四方1 1. 劉邦的隱憂 漢高帝十二年冬天2,劉邦剛剛在蘄西3 一帶擊破叛亂的淮南王英布的軍隊,他令屬下繼續追擊,自己啟程返回長安。途徑故鄉沛縣時,劉邦特意駐留,把當年的故人父老找來一起喝酒,選了一百二十個沛縣子弟教他們唱歌。且歌且酒,劉邦喝醉了,親自擊筑,唱了一首著名的楚歌: 大風起兮云飛揚。
威加海內兮歸故鄉。
安得猛士兮守四方! 歌罷,又讓那一百多個年輕子弟們唱,他自己在眾人面前起舞,“忼慨傷懷,泣數行下”。劉邦對這些故舊父老們說,他是“游子悲故鄉”,其實也是衣錦還鄉,所以他在沛縣待了十幾天,并永遠免除了沛縣和豐縣兩地的賦稅。
不過,劉邦雖然自詡“威加海內”,卻發出了沒有猛士守四方的感慨,透露了他內心的不安全感。
明明外有劉姓子弟的諸侯國,內有從豐沛起家時跟隨自己的功臣,為何劉邦還要說“安得猛士兮守四方”?
劉邦有理由對天下的局勢備感憂慮,尤其是對自己死后這個國家能否維持下去并不是很有把握。這是因為,劉邦首先是個戰國人,秦并天下的時候,他已經三十五歲4了,不必說在人均壽命只有二十幾歲的秦漢,即使在21世紀,一個三十多歲的人,他的觀念也已定型。劉邦出生的時候,“戰國四君子”有三人還健在5,作為魏國的移民后裔、楚國的編戶齊民,他性格上極度欣賞“竊符救趙”的信陵君魏無忌,還曾經給魏無忌的門客張耳當門客;風俗習慣上又屬于楚文化。所以,在劉邦以及時人的觀念里,天下屬于列國是天經地義的事情。
后來,秦國分滅六國,各國君主退位,只比劉邦大三歲的趙政6成了皇帝。按照秦制,劉邦到咸陽去服徭役,有幸圍觀了出行的趙政,于是感慨道,“嗟乎,大丈夫當如此矣!”劉邦這才意識到,在列國的封建之外,還有一種集權的安排,還有一個比“王”更高的新鮮稱號:皇帝。
此時劉邦所心儀的“大丈夫”,就不完全是信陵君那樣的人物了。列國并立和皇帝一統同時進入了他的觀念。
劉邦四十八歲時,也拉起隊伍加入蜂起的反秦大軍。他這個年齡是貨真價實的“長者”,比起那些血統尊貴的六國舊貴族,比起光芒四射的年輕人項羽,劉邦顯得比較邊緣。好在,他遵照楚懷王的命令先進入咸陽,終結了已經去掉帝號的秦王國。劉邦可能會想起,僅僅幾年前,他還在這里仰視皇帝,而今天卻在這座城市建立了自己的漢王國。
在蕭何的努力下,劉邦的漢王國延續了秦法,并仿照秦制改組建立了王國朝廷,繼承了秦國的體制。
但是,這個體制只限于漢王國自身,至于天下要形成怎樣的統治秩序,漢王國將來能走到何種程度,此時的劉邦未必有清晰的觀念。用后來史家的話說,從秦亡到漢初,是一個“后戰國時代”7。
“后戰國時代”*鮮明的特征,就是戰國時期的舊貴族紛紛復國。項羽西楚霸王的身份,是各諸侯王的共主;劉邦后來在定陶稱的皇帝,和嬴政的“皇帝”并不完全一樣,而是更近于項羽的西楚霸王,也是諸侯王的共主、盟主。因此,這些諸侯王名義上是由劉邦所封,但各諸侯國的地位和劉邦的漢朝基本上是并列的,諸侯王統治的臣民也不把自己看成漢朝人。
劉邦的不安全感正在于此,他雖然是皇帝,但有效統治的范圍并不及于諸侯國的土地,甚至也不及于功臣所封侯國的封地。怎么辦?學習秦朝在天下普遍建立郡縣制?把漢朝從秦朝繼承來的體制應用到天下?
那要問各位諸侯王和跟隨他的功臣,不必說諸侯王們肯定不答應,就是一般的功臣也未必答應。天下初定時,劉邦與功臣們在洛陽南宮聚會,他讓功臣們說說為什么自己能代替項羽擁有天下,功臣們坦白,論“人品”劉邦肯定不如項羽,但劉邦能把打下來的土地給群臣,“與天下同利也”,項羽卻嫉賢妒能,“得地而不予人利”。
這個對比看似贊美,細想來頗有攻擊性,是在“告誡”劉邦,功臣們跟隨他的真正動力就是能夠分天下。劉邦當然聽得出這個意思,綿里藏針地反駁說“公知其一,未知其二”?!捌湟弧?,即劉邦并不想甚或不敢否定功臣的這番道理;但“其二”則是說,張良、蕭何、韓信這三位人杰“吾能用之”,言外之意就是強調我能駕馭這三個*強的功臣,普通的功臣還是收斂一點為好。8
這番酒桌上的對話,揭示了劉邦得以建國,既因為“誅暴秦”的功績,還因為他對外是諸侯王的盟主,對內是功臣列侯的盟主。9所以大家會支持盟主當皇帝,條件是可以“大者王、小者侯”,天下由列國分享是大家腦海里普遍的觀念,不然,劉邦的下場就會和項羽一樣。 據說劉邦曾經手敕兒子劉盈,說了一句話:汝見蕭、曹、張、陳諸公侯,吾同時人,年倍于汝者,皆拜。10 此事未必屬實,但仍可見蕭何、曹參、張良、陳平等人之地位。
因此,所謂漢初的“郡國并行制”,并不是被預先選擇或設計的制度,而是戰國、秦、西楚以來的慣性;而依靠功臣、給功臣封侯,又是劉邦得以被其他諸侯王推舉為皇帝的前提。
一個新政權建立,至少要解決兩個基本問題,一是“建政”問題,就是政權如何組織。統治者怎么才能把自己的意圖貫徹下去?怎么對國家進行有效的治理?怎么調動你所需要調動的人力物力等資源?
這其中又涉及兩個方面:一方面是中央和地方的關系,是集權還是自治?另一方面是政權依靠哪些人來管理,怎么管理,怎么擺布功臣、宗室、外戚、文法吏、儒士在政權中的位置。
二是“建國”問題,就是這個政權的性質是什么,合法性在哪里,用何種意識形態立國,確立何種政教倫理。通俗地說就是,我憑什么讓你們服從我:血緣與宗法?武功與暴力?收買與分贓?宗教與信仰?一個政權不論怎么得到天下,遲早且必須擁有自己的政教“德性”,否則就始終是流氓政權,不可能長治久安。
從劉邦建漢到王莽建新,其實就是對這兩大問題進行解決、修正的過程。簡單地說,從王國侯國高度自治到皇帝中央集權“一人專制”11,給了王莽崛起于中央而不受地方挑戰的機會;從漢初依靠功臣和宗室到依靠外戚,給了王莽身份上的先天優勢;從延續秦政、依靠文法吏,到不斷改制、依靠經師儒生,“王霸之道”讓位給“周政”,給了王莽在意識形態上勝出的絕對把握。
劉邦在沛縣高歌起舞的時候,這兩個問題他都還沒有解決,只能任由自己在歷史的慣性中沉浮。對沒有猛士為他守四方的不安全感,他無力根除。
劉邦活著時,能做到的就是從洛陽遷都長安以防備關東諸國,同時盡量把個別諸侯國的土地變成漢郡,以及*重要的是把異姓諸侯王基本上換成劉姓諸侯王,希望自家宗室子弟能夠出于宗法血緣來拱衛嫡系。把這些事情做完,也就是在沛縣高歌起舞之后半年,他就死去了。
劉邦留下的,是一個“建政”和“建國”均未完成的國度。 2. 漢文有道恩猶??? 劉邦臨死之前,呂后問他,“陛下駕崩,若蕭相國也去世,誰能代替他?”劉邦說,“曹參可以?!眳魏罄^續問,“下一位呢?”劉邦說:“可以讓王陵和陳平搭班子,讓周勃當太尉(管軍隊)?!眳魏笤賳柪^任者,劉邦說:“這就不是我們能知道的了?!?
呂后問得如此詳細,劉邦安排得也很明確,呂后卻在劉邦死后秘不發喪,向這些勛臣們隱瞞,司馬遷甚至認為呂后有殺光功臣的打算。直到四天之后,大臣酈商才通過呂后的寵臣審食其告訴呂后,秘不發喪意味著對功臣不信任,而現在功臣們內掌大權,外領重兵,如果這種不信任蔓延開,那就會群起攻之,劉氏和呂氏都會滅亡。
呂后這才發喪。
在劉邦已經明確授意功臣繼續負責“政府部門”12 的情況下,呂后依然對功臣沒有安全感。
這正是皇室在漢初面臨的狀況:漢朝內部,治權由功臣所掌握,劉邦安排身后的丞相任職,說明功臣牢牢把控著“政府”;外部,諸侯國雖然是宗室,但除了定期奉朝請13之義務,地位是獨立的。國王自行選聘除丞相之外的官吏,而且官吏的名稱印綬俸祿和漢朝等同;自己建立宮廷;自己征稅自己用,還能收人頭稅。漢廷給這些諸侯王的文書,形式上等同于外交文書14,雖然號稱君臣,實際上和敵國差不多,邊境線上也互設關卡防備,一些重要軍事物資比如戰馬,更是嚴禁流通販賣。
20世紀80年代張家山漢墓出土的《二年律令》里,記錄了漢初漢朝對諸侯國的高度警惕: 守乘城亭障,諸侯人來攻盜,不堅守而棄去之,若降之,及謀反者,皆腰斬。其父母妻子同產無少長皆棄市。15 就是說,為漢朝守備的官員如果在諸侯攻打時棄城而逃,視同謀反,不僅本人腰斬,還要誅滅三族。這是極為嚴厲的懲罰。
在這種內外交迫的情勢下,即位的皇帝劉盈無力應對,皇權主要靠呂后以劉邦妻子的身份來維持。
呂后是漢朝的**個外戚,由此可見,恰恰是外戚保證了皇權的穩固。所謂“外”,那只是從宗法的角度來說,若從皇帝自身情感而言,比起叔伯、表兄弟們,母親才是至親。也就是說,外戚從一開始就是皇權的一部分,這一基因深深鏤刻在漢朝的皇權之中?;适乙雽构Τ己椭T侯,外戚是必要的補充和依靠。呂后把呂氏家族的成員封為王,并讓呂產當相國,維護的也是皇室的利益。
但這就侵奪了功臣和諸侯王的利益。所以呂后一死,關東的齊王劉襄率先發難,逼近函谷關,說是勤王,實際有奪取帝位之意圖。劉襄是劉邦的長孫,他的二弟朱虛侯劉章、三弟東牟侯劉興居都在長安,在他倆的策動下,漢朝的大臣們很快就與齊王里應外合,一舉誅滅了呂氏家族。其中,劉章親手殺掉了呂產。
諸侯王的勢力如此強大,功臣們當然不敢取劉氏而代之,而是選擇諸侯王即位?;适业拇笞诘障祪H延續兩代即告滅亡,虛弱可見一斑。
若論功行賞,當然是由齊王劉襄繼承皇位了,劉章、劉興居也是這么想的。但是,功臣們掌握著漢朝政府的實權,他們不愿意引入實力強大、外戚難以駕馭的齊王來繼承皇位,以免再造呂氏,就擁立劉邦僅存的兩個兒子中年長的代王劉恒為皇帝。
劉恒——就是漢文帝,并沒有參與齊王的行動,在這次政變里,他是置身事外的。所以,當漢朝使臣來到代國,要迎他即位時,他非常謹慎,召集王廷的官員前來商議,大家的意見基本一致——不能去: 漢大臣皆故高帝時將,習兵事,多謀詐,其屬意非止此也,特畏高帝、呂太后威耳。今已誅諸呂,新喋血京師,以迎大王為名,實不可信。愿稱疾無往,以觀其變。16 這段話清楚地揭示了當時漢廷、諸侯和功臣三者之間的關系。代國的官員們將中央官員稱為“漢大臣”,顯然將漢朝和代國看作兩個國家,也說明漢廷中央政府的權力掌握在功臣手中。功臣與皇室的關系,也不是那么一條心,而是“畏高帝、呂太后威”。而且,此時呂后所立的皇帝尚在位,所以,假如入主漢廷,會不會是陰謀?即使不是,恐怕也會受“漢大臣”們挾制,甚至有生命危險。
*終代國中尉宋昌力排眾議,認為功臣雖然強大,但劉姓諸侯王更強大,“內有朱虛、東牟之親,外畏吳、楚、淮南、瑯邪、齊、代之強”17,所以,大可以放心去當皇帝。
劉恒于是決定即位,出于謹慎,他走一步看一步,到了長安附近的高陵就停下了,讓宋昌進入長安觀察。宋昌到了渭橋,受到漢朝大臣歡迎,劉恒才又進到渭橋。周勃跪上天子印璽,劉恒這才進入長安城,先住進代國駐長安的“駐京辦”,等劉興居驅逐了在位的小皇帝,劉恒才正式入主未央宮。連夜任命宋昌為衛將軍,接管長安軍隊;張武為郎中令,負責未央宮保衛,親自在殿中徹夜巡邏。
這說明劉恒和劉邦、呂后一樣,也對功臣不信任。入主漢廷后的**個元年伊始,已經穩定政局的劉恒正式拜祭高帝廟,把母親從代國接到長安,并頒布了改元之后的**份詔書。這份詔書就說了一件事:褒賞誅滅呂氏的功臣和諸侯們。
但是,當了皇帝的劉恒,身份已經變了,在褒賞的背后,他看待呂后的真實態度會是什么?他真的會憎恨呂氏家族嗎?
未必。
呂氏殘害劉氏子弟,劉恒從情感上當然是反對的。但站在皇帝的位置上,劉恒應該會同情呂氏家族。因為,外戚是皇權的一部分,呂后并沒有取劉氏而代之,而是在不斷抵抗諸侯王和功臣,保衛皇室嫡系。呂后恰恰證明了外戚對于皇權的重要性。
劉恒從誅滅諸呂的政變中吸取的教訓,并不是防范外戚,而是避免再次出現諸侯王領兵叩關,或是功臣發動政變廢立皇帝這樣的事。
此時,一個年輕人出現了。
他的名字叫賈誼。
賈誼值得多說兩句。后世所熟悉的賈誼,是唐人李商隱那首名詩“宣室求賢訪逐臣,賈生才調更無倫??蓱z夜半虛前席,不問蒼生問鬼神”里的賈誼,是一個懷才不遇、被君主所耽誤的人物。事實上,自身陷于牛李黨爭、沉淪下僚的李商隱遮蔽了賈誼的真實面目,在司馬遷筆下,賈誼的生平至少有兩點可說:
**,賈誼得以進入漢廷中央,是被上司,曾任河南太守、后被征為廷尉的吳公所推薦。司馬遷特意交代了一個背景,這位沒有留下名字的吳公,是秦丞相李斯的同鄉、學生,而且吳公治下的河南郡“治平為天下**”18。能被吳公推薦,說明賈誼是一位有治術的人。第二,賈誼的主張,實際上頗為劉恒所采納——只是沒有全部采納而已。熟習職場的人都能知道,一個剛從地方被舉薦到中央的年輕人,被皇帝高度重視,連年升遷,即使不被言聽計從,仍然說明他是一個“紅人”,絕非懷才不遇。
賈誼就是如此,他的主張是漢朝要改正朔、易服色、更官名,當然,*迫切的是讓功臣列侯們回到自己的封國,不要待在長安;以及注意避免同姓諸侯王尾大不掉。漢朝之所以還不是真正的帝國,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功臣和諸侯王的權力太大,漢朝需要強化皇帝的權力。
劉恒及其繼位者們的“建政”大業,就是沿著二十歲出頭的賈誼所設想的目標徐徐展開。劉恒即位改元后不到三個月,就決意立太子,封舅舅薄昭為軹侯,以鞏固皇權。文帝二年初,丞相陳平去世。按照賈誼的建議,劉恒趁機下詔,要求在長安居住的列侯都必須返回自己的封邑:

祥瑞:王莽和他的時代 作者簡介

張向榮
文學博士,畢業于中國人民大學。專欄作者,書評人。悠游經史,流連兩漢,熱愛并致力于非虛構寫作。

商品評論(0條)
暫無評論……
書友推薦
本類暢銷
編輯推薦
返回頂部
中圖網
在線客服
女人高潮了拔出来她什么感觉_原ちとせの全て无码_99re这里只有精品视频_日本少妇高潮正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