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abel id="i2aee"><object id="i2aee"></object></label>
23周年慶 簽到抽紅包 店慶連簽有驚喜
歡迎光臨中圖網 請 | 注冊
> >
丑丑的塵事

丑丑的塵事

一部平凡人的“回憶錄”,故鄉,親人,街坊,熟人,摯友,這些傳奇而真實動情的故事,仿佛就發生在我們每個人的身邊。

作者:丑丑
出版社: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時間:2017-05-01
開本: 32開 頁數: 255
讀者評分:4.9分11條評論
本類榜單:文學銷量榜
¥6.9(2.2折)?

預估到手價是按參與促銷活動、以最優惠的購買方案計算出的價格(不含優惠券部分),僅供參考,未必等同于實際到手價。

00:00:00
中 圖 價:¥9.9(3.1折)定價  ¥32.0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
加入購物車 收藏
運費6元,滿69元免運費
?快遞不能達地區使用郵政小包,運費14元起
云南、廣西、海南、新疆、青海、西藏六省,部分地區快遞不可達
溫馨提示:5折以下圖書主要為出版社尾貨,大部分為全新,個別圖書品相8-9成新、切口
有劃線標記、光盤等附件不全
本類五星書更多>
買過本商品的人還買了

丑丑的塵事 版權信息

  • ISBN:9787220100437
  • 條形碼:9787220100437 ; 978-7-220-10043-7
  • 裝幀:簡裝本
  • 版次:1
  • 冊數:暫無
  • 重量:暫無
  • 印刷次數:1
  • 所屬分類:>

丑丑的塵事 本書特色

《丑丑的塵事》是一本年輕人撰寫的“回憶錄”,分為兩個部分。*部分“安寧河邊”,作者丑丑在其中回顧了她那不是故鄉的故鄉,以及身在這片土地上的親人、街坊、熟人;第二部分“自選角度”,丑丑細數了那些陪伴她走過青春歲月的摯友,以及發生在她們身上或身邊的有趣經歷??梢哉f,《丑丑的塵事》一書,是平凡人講述的傳奇而真實動情的故事。這本書,誠如麥家評價:丑丑恪守著宜靜明澈的愛、憐憫和敬意,在時日的仆仆風塵中,守望命運的溝渠和崇山,承受來自記憶深處那凜冽的風和刺骨的寒。在丑丑的世界,在她的生活里,從不營造物質,只與夢想交易;她把自己裝裹在黃昏投下的漫長陰影里,遠離塵喧。

丑丑的塵事 內容簡介

《丑丑的塵事》一書, 是平凡人講述的傳奇而真實動情的故事。這本書, 誠如麥家評價: 丑丑恪守著宜靜明澈的愛、憐憫和敬意, 在時日的仆仆風塵中, 守望命運的溝渠和崇山, 承受來自記憶深處那凜冽的風和刺骨的寒。在丑丑的世界, 在她的生活里, 從不營造物質, 只與夢想交易 ; 她把自己裝裹在黃昏投下的漫長陰影里, 遠離塵喧。

丑丑的塵事丑丑的塵事 前言

  我從過去來到現在丑丑
  1
  這些往事就像塵埃,終日漂浮在我的記憶里。這些故事,大多是關于人的故事。從我出生,迄今為止生命里遇見的、同行的、錯過的……那些美好的人的故事。我的街坊鄰居,還有童年時陪我成長的伙伴,少年時彼此訴說心思的朋友,長大后的好友,喜歡和愛過的人……
  這些故事,在這滾滾紅塵中微小得如同塵埃。于我,卻是生命里的痛、快樂、喜悅,還有哀傷。
  我出生在四川西昌安寧河畔一條叫永安的老街上,高中畢業后在成都求學工作,如今定居杭州。
  安寧河,是涼山的母親河。安寧河谷雖屬高山峽谷區,卻地勢寬闊平坦,水流曲折,阡陌縱橫。因為安寧河的潤澤,沿河兩岸一直風調雨順,居民安居樂業。那里的鄉親,勤勞善良、幽默豪氣,喜歡喝茶,也擅長烹飪,*擅長的,是擺龍門陣,上擺天文地理國家大事,下擺雞毛蒜皮老街八卦,口若懸河妙語橫飛。
  我的童年,是在永安老街上度過的。老街狹長,長約兩公里,寬約五米,三兩步便可以跨到對面人家的院子里。一戶一戶并肩而立,隔壁鄰居不僅雞犬相聞,就是普通的聊天,也能聽得清清楚楚。這種逼仄貼近的距離,讓街坊鄰居幾乎沒有了隱私,也培養出了唇齒相依的感情。
  清晨,家家戶戶把老式的長條木板門卸下來疊起來靠在一邊,屋里屋外便連成一片,有一種敞亮的喜悅。到了晚上,再把木板一塊一塊裝回去,昏黃的燈花從門縫里漏出來,也漏出安詳迷離的沉沉困意。
  家家戶戶門前都有寬寬的街沿,冬天的早上,小孩們每人端碗飯站成一排曬太陽,伸頭看看你家早餐吃的啥,瞅瞅他家是啥菜。孩子從街頭玩到街尾,玩餓了,遇到誰家開飯,坐下來就吃。一天不見孩子,大人們也不擔心。
  到了夜晚,老街的頂上,是同樣狹長的一條銀河。那時,還沒有電燈,也沒有電視,唯一的娛樂,便是早早吃好晚飯,大人站在街沿上聊聊莊稼聊聊東家長西家短,一直聊到銀河閃耀,眼皮發沉。臨散場,還要站到街心仰著頭看星座辨天氣,琢磨怎么安排明天的農事。
  有月亮的夜晚又是另一番景象。月亮掛上房沿,將老街照得透亮,就像天空點燃了一盞巨大的探照燈,將整個村子,包括遠處的田野明晃晃地攏入懷中。
  銀月清輝下的世界,天地萬物都閃爍著神秘的光芒。
  小孩子們沖進月光里,跳橡皮筋、躲貓貓、丟手絹,瘋得滿頭大汗。
  大人們三五成群,立在月光下,擺著每天都差不多的龍門陣。
  那時候沒有表,抬頭看看天上的月亮位置差不多了,便吆喝著自家孩子快快回家。玩到興頭上的孩子們滿頭大汗一齊唱著:豌豆開花,各人回家,不回家的死娃娃……一邊磨蹭著跟在大人后面慢吞吞往老街兩頭散去。
  我在老街讀完小學,去區里讀初中開始住校生涯,人生從此越走越遠。一路上,收獲的*大財富,是每個階段不同的朋友,我們趣味相投肝膽相照。
  都說朋友是后天找到的親人,曾經同行的日子,有旖旎風光,也有泥濘灘涂,卻一直不離不棄。
  感恩朋友們一路相扶相持。即使如今四散天涯,我也知道,這一生我們永遠也不會走散。
  2
  我家是老街上唯一的一戶客家人,卻頑強地傳承著客家人所有的風俗習慣,包括語言。街坊鄰居都說我們是“廣東人”,其實我們源自河南,曾遷徙落腳廣東而已,客家人,就是四處漂泊永遠客居他鄉。
  客家人血液里流淌著天生的鄉愁,對于自己的傳統風俗和語言,有近乎執拗的堅持。一直到我阿爸這一輩,客家人只允許和客家人通婚,在家里只允許說客家話。我們家已經在老街住了三代,可是,在老街的眼里,我們一家依然是外鄉人。
  客家男人豁達俠義大男子主義,女人吃苦耐勞隱忍善良??上У氖?,到我這一輩,很多東西快速消失,就連老街,據說也快拆了。
  小時候,常常聽到大人們講舊事,小小村莊,蘊藏很多傳奇。有時代變遷,有家族興衰……真真假假無從考證,但每個故事都讓我著迷。
  總想著有一天長大了要把它們寫下來。
  老街上的街坊鄰里,在我記憶里,每個人都那么溫和善良,風趣幽默,世代守望相助;相互間偶爾也有摩擦和恩怨,吵過罵過,*終都能和好如初;誰家遇到難事,依然不計前嫌,傾力相助。
  那是一條溫情脈脈,充滿笑聲和愛意的老街。街上有醫療站、供銷社和茶館,整個村莊的人有事沒事都喜歡往老街上聚。在茶館里泡杯五毛錢的茶,擺半天的龍門陣。
  大多數時候,老街上都是閑來蕩去、邊走邊聊的人。有時候,會有村民拿了自家的豬肉、魚、水果蔬菜擺在街沿上賣。
  我愛極了老街上的煙火味和人情味。小學一年級的暑假,每到下雨天,我就把自己收藏的滿滿一箱連環畫鋪在街沿上,認真地用粉筆在墻上寫下:看一本,五分錢。
  下雨天的老街特別熱鬧,大人們都不干活,穿了雨靴踢踢踏踏上老街聊天來了。我的小人書攤,一本也沒人看,每個路過的大人都會停下來看一看,然后笑瞇瞇地離去。
  平時,老街到處是紙屑和風吹來的垃圾,像一個不修邊幅的大嬸,在歲月磨出的坑坑洼洼里日益邋遢。到臘月二十七八臨近過年了,老街兩側的住戶傾巢出動拿著大掃把出來掃街,用鋤頭把兩側的水溝清理干凈,像給老街洗個徹底的澡準備迎接新年。
  有一年,解放軍來拉練,住在生產隊的糧倉里,每頓飯前都要在曬場上列隊唱軍歌,歌聲穿越圍墻飄向老街。我們一群孩子聞著歌聲飛奔到曬場,熱血沸騰得仿佛自己剛從戰場上下來。
  糧倉里住了一個月從不進老街打擾百姓的解放軍,離開的頭天,來到老街,把老街的坑坑洼洼全都補好,再仔細打掃干凈。那是我見過的*干凈的老街。
  ……
  生活東奔西忙,很多故事漸漸淹沒在塵埃里,我也漸漸忘了。
  阿公剛去世的時候,這個念頭又重新浮上來,要將阿公傳奇的一生寫下來??墒?,一轉身忙于應付學業,一拖又是好多年。
  我是個念舊的人。我會保存每一封朋友往來的信件和賀卡,閑時翻翻,往事重現,會覺得幸福??墒?,2001年10月,離開成都后,滿滿兩箱信件全部遺失了。歲月和記憶都斷層了。
  很多次夢見回到原來的屋子里,屋子積滿了灰塵。我打開門,穿過薄薄的夕陽,穿過灰塵和蜘蛛網,驚喜地看到那兩箱信,還有那些舊物都靜靜地躺在時光的灰塵里。夢里一陣度盡劫波的驚喜,醒來一身冷汗。
  常常擔心,有一天自己什么都想不起來了。
  于是,我試圖用另外一種方式來尋找往事。
  很多人從我生命里經過。那些從我生命里經過的人,那些*真實的生命狀態閃耀著人性之美,讓我著迷。他們構成了我生命的全部。我生命的厚度,就是我和他們一起經歷過的往事。我愛他們。
  那些在我生命里一路幫助我,成全我,待我如親人般的朋友們,依然在我的記憶里熠熠生輝。有些早已天涯各處,有些疏于聯絡,但他們都住在我的心里,從未忘懷。每每念及,除了想念,還有感恩。
  此時,暮色蒼茫,回憶像霧一樣將我籠罩。往事和故事,輪廓模糊,界限不清,有時候連我自己也分不清。
  歲月如沙,時光漸老。把我生命里的人一個一個記下來,聽到的故事一個一個寫下來。一個一個,就是時光,就是如今的我。

丑丑的塵事 目錄

序一她講述的是別人,更是她自己,也是所有人麥家/001
序二果然川妹子莫小米/003
序三我從過去來到現在丑丑/007
安寧河畔
我的阿公王朝清/
坤嬸家的故事/
阿亮爹娘/
真珠和悶生/
水井坎/
永安供銷社/
外公外婆/
范李氏/
永安小學/
童年消夏/
許大麻/
童年影像/
進城/
故鄉的年味兒/
自選角度
同志/
天山童姥/
梁姐/
東妮丫/
清朝正黃旗后裔阿蕾/
水晶/
蝴蝶的愛情/
鹽巴/
721傳奇/
大拿/
自選角度/
后記丑丑的世界孫昌建/
展開全部

丑丑的塵事 節選

我的阿公王朝清
  1
  我阿公生于1905年,仙逝于1988年中秋之夜,一生傳奇。年輕時一身武功,醫術高明,喜歡打抱不平,天不怕地不怕。
  “王朝清”在安寧河兩岸是一個很響亮的名字,“朝清”是我阿公的“字”。阿公的真名叫王宗清,是他去世的時候刻墓碑我才知道的。家譜上記載,我們的字輩排行是這樣的:興文賢元盛德宗,榮華富貴永業昌。我是“華”字輩,阿爸是“榮”字輩,阿公是“宗”字輩。
  我們是客家人??图胰瞬皇巧贁得褡?,只是客居他鄉而已??图胰嗽醋灾性?,世代四處遷徙,每個居住的地方對我們來說都是異鄉,每個曾經住過的他鄉都是故鄉。
  家族里傳下來的唯一一本《王氏家譜》,重修于萬歷二十四年,即1596年。
  從家譜上看,王氏家族世代習武,始祖平寇有功,后封官遷至浙江嚴州府(現在的建德),康熙六年定居廣東梅州,在梅州建有王氏宗祠,后到山西廣靈縣……子孫四散遷徙,其中一脈進入安寧河峽谷,落腳在四川西昌,又分成五脈開枝散葉。
  阿公一脈依然行武,個個長得高大威猛,筋骨強壯。我的曾祖父八十多歲時雙目失明,僅憑一根竹棍便將一頭禍害四方的金錢豹斃命,在安寧河兩岸傳為美談。
  值得驕傲的是,不管客居到哪里,客家人都能頑強地保存和傳承客家語言以及風俗習慣。
  整個永安村只有我們一戶客家人,但我們世代都說客家話,過年過節的祭祀風俗和儀式都和鄰居們不同。
  2
  阿公身高一米八,面容生得白皙堅毅,一襲藍布長衫,一撮山羊胡,晚年戴一副圓眼鏡;雪亮的光頭上頂著一個雞蛋大的包,我們叫它鵝公包——它以前只是小小一個疙瘩,剃頭的時候阿公跟剃頭師傅說,你順便削了吧,削完后就逐漸長成雞蛋那么大了。
  晚年的阿公沒牙,笑起來像個老太太,白凈又斯文。他總是安靜地坐在房間門口裹煙葉,托著根大鐵煙棒抽煙,誰也看不出他身懷絕技。
  西昌是一個細長的山間峽谷,安寧河將峽谷一分為二,周圍是莽莽大涼山,山高林密,山上住著彝族。
  新中國成立前的彝族,還處于奴隸社會,有山匪經常打著火把,趁夜騎馬狂奔而來,殺入村寨搶人劫物。
  搶人的山匪我們叫“蠻子”。蠻子搶到人后,用黑布將他們的眼睛蒙上,裝入麻袋放上馬背,在黑暗中翻過一座又一座高山,帶到大山深處做奴隸。
  他們把這些搶去做奴隸的人叫“娃子”。
  清朝末年至民國,永安老街住的大多是地主和商人,兩頭都扎了高高的寨門,天一擦黑便關閉。我們是外鄉人,自遷徙至此,便一直孤零零地居住在安寧河邊的河壩上。
  那個恐怖的午夜,蠻子又來了。
  太公和家里青壯年都出門討生活去了,不在家。七歲的阿公迷迷糊糊中被姐姐背起來,藏到了蘆葦蕩里。四下里都是哭聲和叫聲,還有咿哩哇啦聽不懂的彝話。
  蠻子一把火燒了房子,火光沖天,仿佛地獄之火要將夜烤焦。
  躲在蘆葦蕩里的阿公渾身發抖,又怕又冷,想哭卻哭不出來,姐姐一只手抱著他,一只手緊緊捂住他的嘴。
  阿公躲過一劫,可是他的大嫂和兩個侄子被蠻子裝進麻袋搶走了。
  阿公的哥哥,我的大阿公歸來后,在附近山上遍尋未果,就此孑然一身直到去世。
  新中國成立后,當年被搶走的兩個孩子已經兩鬢斑白,憑著兒時模糊的記憶找了回來。
  兩個人找到舊屋,故人不見,荒草叢生,灰燼無痕。那場大火之后,我們家已經從河壩搬到永安老街了。
  他們已經不太會說漢語,只記得幼時的玩伴——我阿公的乳名。進村問了很多人都不知道家人蹤跡,只好去祖墳祭拜。
  祖墳還在老地方,旁邊又添了新的墳。兩兄弟跪在墳前號啕大哭,村里人跑來叫阿公,這樣才相認。
  他們半輩子都住在高山密林中,已經不習慣平原的生活了。相對流了很多淚后,他們又回到了高山上的家。
  大阿公比阿公大很多,功夫自然也高出很多,兩個人有時候也會打架。
  聽村里人說,有一次哥倆打架,阿公赤腳站在家門口,托著大煙棒笑瞇瞇地和街坊聊天。大阿公拿著砍刀怒氣沖沖地過來照著阿公的腳就砍下去。
  阿公身體紋絲不動,談笑自若,兩個腳趾一分,砍刀正好砍在兩個腳趾之間。咣!再一刀下去,還是砍在兩個腳趾之間。
  村里人都說,其實阿哥武功厲害很多,他是故意讓著阿弟。
  3
  阿公喜歡抽葉子煙,不同的煙葉裝在不同的煙盒里,自己卷成細細長長的煙卷。大大小小的圓形煙盒,阿公有很多。他還有一個長長的大鐵煙棒,大概有一米多長,我和弟弟扛不動,他輕輕一提就托在手上氣定神閑地吧嗒吧嗒抽煙。
  這根大鐵煙棒,阿公從不離手,出門也隨身帶著,既當拐杖用,也當防身武器。
  小時候,我和弟弟幫阿公分裝煙葉,幫他捶背,他給我們講他年輕時候的故事,我和弟弟一人搬一個草墩子坐在他面前認真地聽。
  阿公有五個孩子,長子長榮幾歲的時候出天花夭折了,還剩兩子兩女。大姑姑比大伯大十二歲,大伯比阿爸大十歲,阿爸比小姑姑大兩歲。前面幾個孩子年歲相差那么大,是因為阿公坐牢去了。
  新中國成立前,阿公坐過三次牢。
  **次,安寧河對岸的河西有惡霸橫行,人人恐慌。
  這一日,阿公乘渡船去趕集,正好和惡霸同船。本想教訓教訓他們,結果一拳下去就打死了一個。
  阿公讓其他人回去報信,就說我王朝清把你家主子打死了,要算賬來找我。
  阿公被抓去云南坐牢。
  云南土匪出沒,社會不安,政府束手無策,請出阿公,三拳兩腳便滅了土匪的威風。
  土匪歸順朝廷,阿公立了功,官府留他在衙門做事。離家十年了,阿公心里惦記著老婆孩子,執意回家。
  第二次,我家的田地被別人霸占。玉米已經吐穗,快有一人高了。月明星稀的夜,阿公和大阿公兩兄弟,一人手肘上綁一把鋒利的刀,鉆入玉米地。從這頭跑到那頭,兩排玉米就像被擊斃的士兵一樣齊刷刷倒地。
  跑了一個通宵,好幾十畝綠油油的玉米便成了平地。
  天亮,阿公自首去,這是破壞青苗罪,又被抓到云南坐大牢。
  阿公打算越獄,順便把同牢房的獄友也帶走。他把被單撕成條搓成繩子,半夜用繩子把獄友一個個吊下城墻。等獄友都逃光后,阿公使出輕功,吸一口氣,身子輕輕一提,從城墻一躍而下。
  就有這么不巧,黑更半夜的,他落下的地方,正好放了兩個四面裝滿鐵釘的武器——阿公的腰被扎斷了。
  不走,便是死路一條,英雄豈能坐以待斃。阿公咬著牙慢慢往前爬。
  天亮時,阿公爬到了一個小村莊,村里有一位隱世高人,姓陳。陳老先生是家傳的骨科神醫,他不僅治好了阿公,還收阿公為徒,教他骨科醫術。
  阿公越獄的消息傳來,阿婆嚇壞了,趕緊抱著孩子躲回娘家,大兒子長榮出天花也不敢去看醫生。
  六年后,阿公醫術學成回家,*親愛的長子已經沒了。
  阿公痛不欲生,立志不再惹事,也不再離家。
  阿公一生叱咤江湖,平靜面對悲喜人生,失去長子,是他一生無法愈合的傷。
  每年春節、清明節還有七月半,阿公都會燒紙給那個夭折的阿爺(大伯),還吩咐我和弟弟邊燒邊說:阿爺來領錢了啊……阿爺來領錢了啊。每每這時候,平時笑呵呵的阿公總是黑著一張臉念念有詞,很嚴肅。
  阿公第三次坐牢,是為鄉人出頭。新中國成立前,安寧河對岸的高草(地名),鄉民經常被國民黨一個團長欺壓,特別是婦女。有人跑來請阿公去管管。
  阿公拿了把刀每天在橋頭磨,路過的人問,你干嗎在這里磨刀???
  阿公笑瞇瞇地說,今天我想吃肉,得把刀磨快點。
  阿公的眼睛笑成了月牙,語氣平靜溫和,臉上看不出絲毫殺氣。
  磨到第四天的時候,團長終于出現了。阿公走過去,一刀下去,團長的頭就掉了。
  阿公去官府自首——命案非同小可,立馬收監大牢。
  阿公喜歡吃肉愛抽大煙,高草的百姓每天都煮好肉,然后挖個洞,把大煙藏在煮熟的肉里,送到牢里給阿公享用。
  過了幾個月,解放了,被殺的那個團長十惡不赦,該殺。為民除害的阿公無罪釋放,還成了英雄。
  高草的百姓敲鑼打鼓迎接阿公凱旋。
  4
  阿公房間里有一個老式的大樟木柜,柜子里裝著他的壽衣,過段時間他就要拿出來穿穿。柜子上并排放了兩個木頭藥箱,每個藥箱一格一格分成十小格,每一格都放了一罐沒有貼標簽的草藥粉。
  阿公不識字,這些草藥都是他自己去挖來磨成粉裝在罐子里的。罐子是透明的,阿公隨便拿起一罐看一眼便知道這是什么藥。
  有兩味藥*是特別,一是童子尿。每天早上,阿公都拿個大搪瓷盅笑瞇瞇地在村里追著小男孩接童子尿。
  還有一味藥是剛孵出的小雞,大掌一把抓過小雞往石臼里一塞,大石頭咚咚咚幾下就搗成了肉醬。
  童年的記憶里,家里長年住滿了從各地趕來看病的人。脫臼錯位等小毛病,阿公三兩下復位就讓他們回家;需要上夾板的,固定好,也讓他們回去了。
  遇到粉碎性骨折,就沒那么簡單了,阿公要一點一點將碎骨頭摸著拼回去,得花很長時間。病人痛得嗷嗷叫,阿公手上不停,還笑瞇瞇地開玩笑。
  村口有一棵我叫不出名字的大樹,阿公總是去剝樹皮來代替夾板固定受傷部位。別的樹都不行,唯獨這棵樹與眾不同有特殊的藥性,被阿公剝得幾乎光溜溜的。
  如果是風濕性關節炎,或者其他更嚴重的毛病,病人就得住在我家里很長時間。阿公用一個綠色的長方形鑄鐵大缸,倒上一大桶童子尿,再倒入他自制的各種草藥,每天給病人泡。泡完再敷上草藥,紅腫就一天天消下去。
  阿公的醫術漸漸聞名。
  5
  那時候,我們家經常有三種人出沒,一是想來跟阿公拜師學武藝的,見著阿公就跪下。阿公上廁所,他們也跟到廁所,一副不成功不離開的懇切模樣。
  阿公眼皮也不抬地說,我不收徒弟的,我連我兒子都不教,你們回去吧。
  另外一種,是來找他看病的,他來者不拒。
  還有一種,是來感恩的。
  初三的暑假,傍晚時分,夕陽從天井斜斜照進來,從堂屋到廚房的通道被光柱一分為二,灰塵在陽光里歡快飛舞。我正在淘米,一位中年人背著雙手慢悠悠穿過光影走進來。
  他穿的是藍色中山裝,我看見灰塵飛上他藍色的肩頭。
  他問我,你爸爸呢?
  我說,我阿爸在菜園里澆水,一會兒就回來。我給他倒了杯茶,讓他坐在堂屋里等。
  阿爸回來才鬧明白,原來他要找的是阿公。他看見我,以為我是小姑姑。當年他來,小姑姑正是我這般大。
  當年他是成昆鐵路的鐵道兵,妻子得了嚴重的風濕性關節炎和心臟病,是阿公治好的。當年跟隨部隊,走得匆忙?,F在孩子大學畢業成家了,他有能力了,專程從攀枝花來,就是想來感謝阿公。
  聽說阿公已經過世,他的表情有點恍惚,嘆了口氣說,唉,我來晚了。
  他說妻子當年病得很嚴重,醫院說沒救了。打聽到阿公后,他背著奄奄一息的妻子來了我家,如今二十多年過去了,再也沒有復發。
  阿公的醫術遠近聞名,但他喜歡我行我素,自由自在。
  西昌的夏天陽光熱烈,天空碧藍。我和同學從學校一路奔跑回家,打算吃了中飯去摘桑葚。遠遠便看到家門口坐了很多人。
  那是涼山州人民醫院的工作人員來我家邀請阿公,希望他到醫院去坐診,發揮余熱。
  阿公表情淡淡地說,不去。我好好的自由日子不過,那么大年紀還被人管著干嗎?
  村里人都圍著阿公勸說。阿公不再說話,托著大鐵煙棒吧嗒吧嗒抽他的煙,仿佛這件事情跟他毫無關系。
  阿媽說,你現在會寫字了,應該把你阿公的藥記下來。
  我拿個小本子跑去問阿公,阿公給我講了金錢草這味藥。我歪歪扭扭在算術本上寫下“金錢草”三個字,又和同伴跳橡皮筋去了。
  6
  我家住在名叫“永安”的老街上,細細長長的一條古街,街沿鋪滿長長的大青石,其中有一塊石板凹進去很多,那是阿公磨刀磨的。
  晚年的阿公不愛說話,每天的生活內容,除了卷煙抽煙,就是磨刀,我家的菜刀總是很鋒利。
  除了菜刀,阿公還磨一把刀,叫“夾把刀”,那是他專用來刮腳底板的刀,細長小巧。每隔一段時間,阿公就會燒一大盆水泡腳,泡完就用他的“夾把刀”刮腳底。
  我和弟弟吃驚地站在旁邊看——阿公平常也不太出門走路,怎么每次都能刮下那么厚的皮來?而且,居然,不痛。
  阿公有潔癖,他的藍布長衫、白色短襟大褂,長年洗得干凈挺括;兩周剃一次頭發,一個月狠狠地刮一次腳底。
  盛夏的午后,阿公總是穿件白馬褂,拿把大蒲扇坐在房間門口慢慢搖。如果大姑姑家里的小表哥培根來了,阿公就會叫他過來幫他剪腳指甲。
  阿公的手掌很大,指頭白皙修長,腳趾頭干凈整齊,指甲常年修剪得干干凈凈。
  阿公的房間一塵不染,只有好聞的煙草的氣味。厚厚的白棉布蚊帳被煙草熏成了淡黃色,被子總是疊得整整齊齊,床前有兩把軍綠色帆布做的紅木躺椅,一張黑色小方桌,一個黑色大柜子。
  農忙時,阿爸阿媽經常趁著月色到田里干活。那時還沒有電燈,街坊入睡,老街靜謐,只有偶爾的狗叫聲從遠處傳來。朗朗的月光穿過窗欞照進來,把阿公的房間分割成一塊一塊的。我就想象那是一塊一塊的田,想象阿爸阿媽忙完了一塊又一塊,忙完*后一塊就可以回家了。
  阿公抱著熟睡的弟弟坐在椅子上抽煙,我想著想著眼皮就開始打架,歪在躺椅上睡著了。
  7
  阿公大多數時候是溫和而安靜的,講話慢條斯理輕輕柔柔,即使講到殺人放火,也是笑瞇瞇輕描淡寫,斯文至極。
  阿公輕易不動怒,一怒起來山崩地裂。他掀起風暴,自己卻不動聲色,依然安安靜靜,語調平穩。
  阿婆喜歡嘮叨,每次嘮叨到他煩了,他也不跟她吵,直接過去就把阿婆的下巴給取了,掛在那里,講不了話。
  阿婆吃痛,流著淚奔到鄰居家躲起來。過一會兒,阿公找到阿婆,淡淡地說,你說夠了嗎?說夠了就幫你裝回去。然后走過去托住下巴輕輕一提,下巴就裝回去了。
  阿婆淚流滿面,阿公還是笑瞇瞇的樣子,就像在開玩笑。
  阿公很貪吃,貪吃到了自私的地步。阿婆養了很多鵝,殺了做成臘鵝,打算農忙親戚來幫忙做活的時候添個菜。
  阿公把臘鵝都掛到房梁上,除了他誰也夠不著。想吃的時候,他蹭蹭蹭幾步跳上梁割一塊下來,蒸在飯上一個人享用。
  全村人都知道阿公愛吃豆花兒,沒肉吃不要緊,只要有豆花兒。誰家吃豆花兒都會給阿公端一碗來。
  阿公推磨和點豆花兒的技術也是有名的。
  年輕的時候,有錢人家喜歡請阿公做工,推磨或者干其他農活他都能以一敵十。他說請我可以,必須把我們家族的其他老弱,體力不行的人也一起請。
  村里人都知道他做事能干,又要罩著全族人,每次請他干活都要另外請一大幫。
  我家墻上很多坑,都是阿公用碗砸的。吃飯的時候,吃著吃著誰惹惱了他,手上的碗就直接飛出去。
  大伯在城里工作,和大娘剛結婚的時候,每回從城里回來過年,阿公都會下廚燒一桌豐盛的飯菜。有次吃飯的時候,大娘扭捏做作,阿公火起,手一抬,嘩啦啦滿滿一桌飯菜悉數傾瀉在地,碗盤碎片亂飛。
  大娘號哭著往安寧河跑去,要去跳河,餓著肚子的阿爸和小姑姑跟在大娘后面追。阿公就像什么事也沒發生過一樣,表情平靜地坐在房間門口吧嗒吧嗒抽煙。
  小學五年級,初冬的早晨,太陽剛剛升起,屋頂上還有薄薄的霜。阿媽在廚房煮豬食,阿爸在街對面的加工房打米,阿公、弟弟、表妹還有我一起吃早餐。我的同學“小菜鵝”在門口曬太陽,等我吃完早餐一起玩。
  阿公老了,一口痰掛在他長長的山羊胡上也不知道,眼看著就要掉到碗里。我一急,把他的飯碗推開,大叫:阿公,有痰!
  我話音還未落,就感到自己的頭被什么擊中,脹脹的,有東西順著我的臉頰往下淌。弟弟和表妹滿臉都是飯,弟弟嚇得呆呆的,表妹嚇得大哭。
  小菜鵝在門口看到我滿臉是血,一邊尖叫一邊沖我大喊:快跑!快跑!
  我往門外跑去,跑出去的時候撞到門,把插銷帶出來了,啪!一個碗飛過來正好砸在插銷上,差點正中我的后腦勺。
  隔壁鄰居聽到小菜鵝的尖叫,從家里出來正好看見滿臉是血的我傻傻地站在門口,嚇得拉著我就往醫療站跑。
  阿公后來自己去找村干部,說我不要他吃飯,搶他的碗,他才用碗打我的。
  他來追我的時候,被凳子絆倒在地,村里人都說,是阿婆在天上拉住他。
  我頭上那個疤到現在都不長頭發,陰雨天還會痛。
  人老了難免會糊涂,我們都沒怪阿公。他沒牙,每次吃肉,我們還是會把皮先割下來,肉燉得軟軟地再端上桌。八仙桌的上位永遠是阿公的,他不動筷子,我們全家人都不會動筷子。
  8
  阿爸十四歲的時候,阿婆生病去世了。
  阿公長得英俊瀟灑,幽默風趣,又有一身好武藝,喜歡他的女人數不過來,一生風流倜儻。
  阿婆心里委屈,嘴上像機關槍一樣整天對著阿公噴射怒火。
  阿公不理她,實在聽不下去了就把她下巴取下來。
  阿婆生病了,阿公這個鐵漢終于展現了他柔情的一面,仔細地照顧服侍阿婆,洗衣燒飯喂豬都包攬下來。說起年輕時他常常闖禍不在家的那些年,阿婆一個人帶著孩子到處躲藏,生活艱難,他眼圈就紅紅的。
  每天早上一出太陽,阿公就把阿婆抱到太陽底下曬太陽,陪她說話解悶。
  阿公給人看病,抽大煙,卷草煙,燒飯喂豬,但從來不下地干活。
  阿婆去世后,阿爸帶著十二歲的小姑姑下地干活。
  村里的大人總欺負他,他打不過,只好罵臟話:我×你娘……
  村里人來告狀,怒氣沖沖地說:王朝清,你兒子亂罵人!
  阿公咂巴著煙棒笑瞇瞇地問:他罵你什么?
  人家只好復述一遍。阿公不緊不慢,仍舊溫和地笑著問:那他到底有沒有×你娘嘛?
  告狀的人氣得臉都綠了,又不敢發飆,氣呼呼地走了。
  阿公說阿爸太調皮,怕他闖禍,不教他武功,只告訴他哪些穴位不能碰,碰了要出人命,其他地方隨便打,并說“打傷了老子來治”。
  阿公重男輕女,每次趕集回來都把弟弟叫到他房間關起門來吃零食,弟弟吃成了個小胖墩。
  1987年,小我十三歲的小弟弟也出生了。阿爸告訴阿公他又多了個孫子,坐在房間門口抽煙的阿公哈哈哈仰天大笑三聲,連聲說太好了,太好了!
  阿公很少大喜大悲,這是我**次看見他如此開心。
  小弟弟出生滿三天,阿公照風俗抱著他在神龕前叩頭,給他取了個小名叫小虎。
  也是這一年,83歲的阿公因為白內障失明了。
  阿爸跑遍西昌的醫院,都沒有醫生肯給阿公動手術。坐在房間門口的阿公越來越沉默,有時候一整天也不說一句話。
  很多親戚來家里看望阿公。
  八十年代探視病人,大多數都是買兩個水果糖水罐頭。這東西糖分重,吃多了上火。
  親戚們買來的罐頭都堆在阿公房間,白天有我們看著,晚上他摸索著一拳一個砸開來吃。
  第二天,阿公房間里滿地都是玻璃碎渣和糖水。
  分不清白天黑夜,漸漸的,阿公患上了失智癥。吃了飯還說沒吃,明明吃的是肉偏要說吃的辣椒,拿根棍子整天坐在房間門口亂打,說我們要去偷他大柜子里的寶貝。
  有一天下午,突然找不到阿公了。
  全村人都發動起來找,村支書他們在一處被火燒掉的廢棄房子里找到了阿公。
  阿公用煙棒當拐杖,探到一堵矮墻,腳一抬,騎上墻就翻過去了。躲到墻角,揮舞著大鐵煙棒,誰也無法近身,誰的話都不聽。
  阿爸趕到,輕輕叫他一聲:阿爸,是我,我來背你回家。
  聽到兒子的聲音,阿公一句話不說,收起大鐵煙棒,乖乖趴在阿爸背上回家。
  ……

丑丑的塵事 作者簡介

丑丑,本名王燕,客家人,出生成長在四川西昌安寧河邊的一條老街上。在成都求學,杭州定居。曾任杭州《都市快報》情感版記者及編輯,??行木庉嬛魅?,作品多次獲獎,連續三年被評為讀者最喜愛的“十佳記者編輯”。曾出版《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》《非典時期的愛與痛》?,F就職于《杭州日報》文體副刊中心。

商品評論(11條)
  • 主題:

    認識新作者,文風細膩感人。

    2021/11/18 13:08:57
    讀者:lim***(購買過本書)
  • 主題:

    描寫蜀地人文市井的故事,很好。

    2021/10/16 18:59:19
    讀者:ztw***(購買過本書)
  • 主題:

    平凡的生活,獨特的風貌

    2021/10/6 17:36:55
    讀者:******(購買過本書)
  • 主題:

    品相好,內容也挺好。

    2021/9/17 13:10:46
    讀者:ztw***(購買過本書)
  • 主題:

    老街上來來往往的人 起起落落的命運 一個家族的傳奇和哀傷 每個人的塵世過往

    2021/8/25 20:16:51
    讀者:******(購買過本書)
  • 主題:

    有塑封,品相良好

    2021/8/24 14:53:32
    讀者:Goe***(購買過本書)
  • 主題:作者是個能寫的

    個人的感覺是,除了題材的具體內容,整體上可以考慮與桑格格和陳思呈相比照。

    2021/8/14 18:03:43
    讀者:Fog***(購買過本書)
  • 主題:

    還不錯的書

    2021/7/16 17:20:33
    讀者:******(購買過本書)
  • 主題:

    比較輕薄,相比較海子的那本書來說 這本太輕了?? 包裝很好,有塑封,對這種小故事一點抵抗力都沒有

    2021/6/8 20:40:12
    讀者:ztw***(購買過本書)
  • 主題:

    很好,厚實包裝。一直想要。

    2021/6/8 0:25:15
    讀者:ztw***(購買過本書)
書友推薦
本類暢銷
編輯推薦
返回頂部
中圖網
在線客服
女人高潮了拔出来她什么感觉_原ちとせの全て无码_99re这里只有精品视频_日本少妇高潮正在线播放